•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
    《中國人的心靈》
    2018-10-10 15:54:00
    來源:新華日報
    0
    【字號:  】【打印

      

      “讀書管見”

      中國人可追溯的心靈史,要從《詩經》說起。不論是“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的百轉回腸,還是“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的浪漫柔情,詩經里的種種情感,都在數千年時光中悄然滲透到中國人的骨子里,成為我們情感的底色。歷代文學經典名篇,在引領我們回望三千年歷史煙云的同時,也在我們心靈的調色板上,增加不同的色彩,成就一個情感豐沛,在精神世界里進可攻、退可守,無限幽深又無限廣博的民族。

      著名學者、央視“百家講壇”主講嘉賓鮑鵬山在《中國人的心靈:三千年的理智與情感》一書中,從《詩經》起筆,逐步解析中國文學及國人心靈情感的變遷史,點解了數千年不變的世態人情及漸漸流變的人文精神。文學不是道德評判的舞臺,它兼有傳道授業解惑、借物借事言志的功能,但其最根本的目的在于表達人的真情實感。這種情感是貼地行走的,帶著人間煙火,沾著七情六欲;也可以是士大夫的精神史詩,以天下為己任,憂國憂民;亦可聲聲天問,以刀筆之功寫盡人世蒼涼。

      文學作品,雖出自某一位具體的作者之手,但其思想高度又往往受制于時代發展的氣象及時代精神,優秀作品折射的正是一個時代的心理真實。縱觀中國三千年文學長河,它不一定客觀反映了歷史的真相,但它一定是一部真實的心靈史。

      在《魏策四》“唐雎為安陵君劫秦王”一節中,秦王面對使臣的不可一世,大談“天子之怒,伏尸百萬,流血千里”,唐雎面對咄咄逼人的秦王,不懼反怒,以士人之怒來對天子之怒,挺劍而起。這一“挺劍而起”暴露了事件的虛構性,因為使臣上殿是不能帶武器的,多本學術著作也考證此事為虛。事件雖虛,但因其寫出了士人精神,那義正詞嚴的朗朗之聲,那挺劍而起的颯然之氣、風流之姿,都契合了人們對士人精神的期待。這正是超越歷史事件的心理真實,寫出了一個時代的士人理想。

      談國人的心靈史,當然少不了諸子百家。鮑鵬山以《孟子·梁惠王上》為例,剖解孟子如何化解齊宣王的語言進攻,化被動為主動將齊宣王的情緒控制于股掌之間,使其聽子之道,信子之言。當然,這并非說孟子是一個巧辯之徒,不論是他的機關暗設,還是邏輯錯位,都是因為他的“赤子之心”,即他單純地相信自己的道德是天地間的大道,相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相信人心向善,人人皆可為堯舜。

      與其說是孟子的思想魅力征服了三千年人心,不如說是我們需要一種能夠鼓舞人心去惡揚善的價值理論,在律法以外指引人們生活,令在現實中迷茫、四處碰壁的人們,有一方可以追尋的精神家園,有可以為之奮斗不息的信仰,讓我們安身立命,活得有價值、有意義。

      鮑鵬山文章的魅力在于其秉筆直言,他激昂文字,評點古今,絕不人云亦云。比如他評點漢桓帝、漢靈帝時代的文選《古詩十九首》,并不沿用他人“讀來驚心動魂”的贊美論調,而是指出在這十九首詩中,看不到真正的政治熱情,看不到河清海晏的政治理想,也看不到負責任的政治諷諫,當時社會已經無道,知識分子已經無志,他們所書的,不過是對自己生命的惻隱之情。可悲的是“當知識階層激越的清議之聲被朝廷的誅殺之聲壓制下去之后,他們只能在孤館春寒或深窗秋怨中消磨自己的生命”,甚至生出生命虛無及時行樂的蜉蝣思想。

      中國人的心靈是復雜的,當文不能言志,不能諫言,不能真實記錄時代時,一些士人又不愿在精神上徹底沉淪,于是田園詩人及隱逸文人便應時而出。他們有的寄情山水,有的沉醉于風月之間,有的以退為進,借隱逸求“登堂入室”的終南捷徑。當然,這里有真文士,也有假文人,有的真風流,有的不過是沽名釣譽。

      唐有唐的氣象,宋有宋的旖旎,山水田園別有風韻,金戈鐵馬亦有英雄豪氣干云。屈原《離騷》成千古絕唱,他是“失敗”的英雄,司馬遷為歷史招魂,他是成功的偉人。“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隨波千萬里,何處春江無月明”,張若虛的夜晚讓人沉醉;王維“獨坐幽篁里,彈琴復長嘯”,深林月影中流轉著天籟佛音。

      縱觀國人三千年理智與情感,可以說我們有過激情飛揚的純真時代,有過意氣勃發的盛世氣概,也有過逃避現實的萎靡時代。歷代士人中,有文以載道、秉筆直書的文者義士,有婉轉勸諫、有識無膽的弱者書生,也有借文章向當權者獻媚的偽文人,還有徹底告別功名,歸入田園的隱者樂者。文學不是道德的評判場,當今人將目光投向深邃的歷史時空,我們不是以后知后明的優越感對前人進行審判,而是要體味不同的人生和時代。文學不是歷史,但她卻是真實的心靈史,回望中國三千年文學變遷路,其實我們看到的是自己精神跌宕起伏的發展史。 胡艷麗

    作者:  編輯:陳茜  
    6.jpg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结果
  •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
  •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