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
    《百年風雅》
    2018-10-10 15:35:00
    來源:新華日報
    0
    【字號:  】【打印

       

      讀史觀今

      1935年12月,費孝通、王同惠婚后不久,便前往廣西大瑤山進行田野考察,歷經辛苦,不幸的是,王同惠為救受傷的丈夫墜崖身亡;1948年初,時任中央銀行總裁一職的張嘉璈面對一些人對其身家的質疑,主動致函當局:“請派人徹查我之財產,如私產超過中國銀行退職金數目(十六萬元)以外,甘愿貢獻國家”,事實上,當時他已負債六萬余元;1970年黃萬里被下放至三門峽打掃廁所后,面對各種無端磨難和凌辱都泰然處之,每天打掃完廁所后,就在樓道里練太極拳……

      這三個例子只是《百年風雅》這本書所涉眾多名人的幾撇。可以看出,這些人身上有一股不易覺察之力,這種力可以是堅強,可以是隱忍,還可以是坦蕩;他們可以為志向背井離鄉甚至漂泊海外,可以為國家歷盡艱辛,哪怕飽受磨難;他們追求自我獨立,充滿理想,一往無前。

      長于晚清民國知識分子群體研究的作家劉宜慶,又一次將筆頭傾瀉于他最熟悉的晚清民國知識分子群體。《百年風雅》這本書中,他擷取陳寅恪、黃炎培、張君勱、費孝通、錢玄同、鄧稼先、朱希祖、胡適等八個江南名門望族三代歷史進行了細致梳理。透過這些沉甸甸的文字,從中既可洞察歷史風云際會和國家命運浮沉,同時也給人帶來了這樣的思考:在風云變幻無常的年代,這些江南名門望族的風雅家風何以傳承?

      晚清之際社會變革劇烈,對傳統名門望族造成巨大沖擊,文人們延續了上千年的讀書致仕的路徑迅速崩解。本書梳理的江南名門望族,讓我們看到了它們在傳承中體現出的一種強大內生力量。

      本書匯聚的八大江南名門望族,一代代無一例外對于讀書立志有著高度認同,因此才會早早走出家鄉甚至是國門,追求自我人生的實現。徐志摩的原配、張君勱的妹妹張幼儀,將自己的人生分為“德國前”和“德國后”兩截。前段,她按照傳統謹守家規、嫁為人婦,卻在丈夫徐志摩眼里成了一個“沒有見識、沒有自我的傳統女性”。后段,她意識到必須“靠自己的兩只腳站起來”,于是勇敢地沖破封建禁錮,重拾書本,自強自立,最終不僅找到了理想歸宿,事業上也是成就不俗。

      這些名門望族子弟之所以沒有“紈绔”化,乃因大都有一個“好爹”或者長輩。陳寅恪的祖父陳寶箴是晚清維新派名臣,父親陳三立寧愿絕食而死也不愿為日軍效力;“兩彈一星”元勛錢三強的父親錢玄同在漢語拼音改革方面有著重要貢獻,其祖父錢恂還是晚清和民國時期思想開明的學者、自強學堂(武漢大學前身)首任提調;黃炎培早年父母雙亡雖隨外祖父發蒙,但外祖父孟慶曾知識淵博,且“不為清廷做官”,學識風骨可見一斑……類似例子在這些名門望族中比比皆是。不難看出,上輩們的嚴肅自律與率先垂范,作用不可或缺。簡言之,家風才是江南文化世家名人輩出的內生基因。

      古今中外,富貴從來難以長久世襲,而好的家風則可以傳承。作者筆下的這些名門望族子弟,大都在求學路上少不了家庭的接濟,但他們大多早早離開了父母,自立自強成長很快,心智也隨著知識的積累快速完善。數代人嚴格自律、潛心學究,家風傳統才得以綿延不息。

      不過,有個問題也值得思考。日本鐵蹄踏入中國之時,在日本文學翻譯方面頗有造詣的文人、錢玄同的弟弟錢稻孫,卻主動投向日本的懷抱,為家族、更為國家民族留下了恥辱的一筆,這與錢家數代人竭力報國的努力截然相反,讓人嘆息。

      錢稻孫并非個案,類似的還有同屬江浙名人的周作人。沐浴同樣的家風,為何卻出現不同的人生選擇?既然是研究家風傳承,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周作人和錢稻孫這樣與家族努力大相徑庭的現象?對此,本書只是作了事實呈現,對于背后的深層次原因未見深入發掘,這或是合上本書后的未竟之問。 禾 刀

    作者:  編輯:陳茜  
    4.jpg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结果
  •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
  •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