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
    睢寧沙集:村村淘寶“淘”出產值90億元
    2018-11-04 07:49:00
    來源:新華日報
    0
    【字號:  】【打印

      10月26日,第六屆中國淘寶村高峰論壇在睢寧召開,今年會議的主題是“淘寶村未來之路:數字經濟振興鄉村”。12年來,乘著數字經濟的東風,沙集農村電商爆發式增長,產值從零到90億元;淘寶村全覆蓋、全鎮有網店1.62萬個、實體企業1700余家、農民人均純收入突破1.9萬元……

      這條萌發于蘇北鄉土、自下而上的農村電商致富路,展現出改革開放40年來“新老農人”篳路藍縷、敢于探索、勇于改革、不斷創新的奮斗精神。

      “沙集模式”承載了不同以往的三農信息化道路,農民自發借助互聯網邁向大市場,實現信息化,又借助信息化提速工業化和產業化。它既是沙集探索,更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農村創造的富民傳奇。

      東風開萌,

      破爛村找出致富路

      在沙集鎮東風村,出產一種遠近聞名的睢寧粉皮,這種用紅薯或綠豆淀粉做成的食品,口感嫩滑,遠銷各地。淀粉滿天下都是,但東風村人至今仍選擇用火車運送紅薯淀粉,“頑固”地堅守著傳統手藝和智慧。他們雖能吃苦耐勞,但多年來,“窮”帽子仍牢牢地戴在頭上。

      改革開放后,村民們撒開腳丫子、赤手空拳地往外跑。他們一無技能、二無資金,能做的就是打工和拾荒(撿破爛)。“撿破爛能掙錢!”一帶二,二生三,三成無數,蘇北老鄉硬是為當地“撿”出一個廢品加工產業。

      撿了近30年,東風村成了名副其實的“破爛村”,有段順口溜,村民們張口即來,“戶戶漏粉絲、路北磨面粉,沿河燒磚瓦、全鄉收破爛”。

      沙集鎮黨委書記楊帆回憶,高峰時,全鎮塑料再生相關企業有1200多家, 從業人口近2萬人,年產值達15億元。“原料堆成山,空氣中充斥著嗆人的塑料味。“外人戲謔我們‘在垃圾堆上喝茅臺’。”

      都知道要改變,可若向“錢袋子”下手,剛脫貧的老鄉們能同意嗎?孫寒,沙集農村電商創業第一人。2006年,東風村網絡創業“三劍客”率先探路農村電商。孫寒、陳雷、夏凱,三名年輕人,先后注冊了網店,仿制國內外品牌家具設計樣式,嘗試銷售簡約時尚的組合木質家具。東風村在淘寶網上賣出的第一件寶貝——收納架,是孫寒找村里的木匠王以勝依葫蘆畫瓢做出來的。

      2008年,由于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沙集的傳統支柱產業——廢舊塑料加工產業受到打擊,沙集人再次站到選擇的路口。

      “在村里就能瀏覽到世界各地的最新信息,我意識到危機真的來了。”那一年,村民劉超作出重要決定,賣掉加工設備,專職開網店,成了轉型第一人。正經歷轉型陣痛期的村民,看到學“三劍客”,生意能越做越好,不由得動了心,紛紛來取經。三人傾囊相授,毫無保留地將生意經傳授給鄰居、親朋,網店生意在東風村乃至沙集鎮快速復制,遍地開花。2008年,沙集鎮電子商務銷售額達4000萬元,初具規模。

      至2014年底,沙集鎮廢塑產業完成徹底清理,800多家企業快速轉型為家具電商。也正是這一年,東風村創造了26億元的銷售業績,被譽為中國淘寶“第一村”。

      專利破土,

      沙集電商立標桿

      沙集成功了!這是中國農民勇立時代潮頭、創業創新的典型。一時間,沙集被稱為網絡時代的“小崗村”、淘寶“華西村”……

      草根性、自發性、起點低,沙集電商發展并非一帆風順,困難挫折接踵而至。最具沖擊力的,是一場不期而遇的“專利風波”。

      沙集電商之間,很少有人主動提及6年前的那一場“糾紛”。2012年2月,東風村幾十家電商,陸續接到淘寶客服的通知,他們銷售的產品遭人投訴外觀設計侵權,被屏蔽下架,甚至被強制關閉。而這些商品,正是當季熱銷的“爆款”產品。問題嚴重了!時任睢寧縣沙集電子商務協會會長的孫寒感到“壓力山大”。經過分析,他們認定是“贏天下”網絡服務公司老板、同村電商徐松所為。

      直至今日,在沙集網商中,徐松仍被稱為“最像老板”,不是他生意做得最大,而是他最先嗅到淘寶村可能面臨的產品專利危機,也最先抓住其中的商機。

      2011年9月,村里銷售最好的一款電視柜遭到投訴而下架,這其中就有徐松的1萬多件。“當時大家都沒有意識到,專利對淘寶村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徐松回憶,他一咬牙,賣了縣城房子,委托上海一家中介公司,在7個月內提請900多件產品專利注冊申請,最終有200多件得到批準。

      “出讓使用權,每項掙1萬元。”徐松的發財夢還沒做成,卻成了眾矢之的。公司的玻璃被砸碎了,甚至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脅。拉鋸了很久,“專利風波”不了了之。“‘知識產權’一詞,卻從此深深刻入草根電商們的心頭。設計、理念、圖片等在村民心底都有了產權烙印。”沙集電商協會副會長沙慶說。

      重視產品創意和知識產權的沙集電商隨之增多。2009年,劉興利賣掉徐州市區的房產,在東風村開辦工廠網銷家具。企業生產的一款子母床,曾占據電商平臺單品銷售量三成以上,但網絡上隨即出現大量仿制產品,他因沒有品牌吃了大虧。2014年初,劉興利開始打造自己的品牌,針對年輕人的需求,專攻簡約化家具。當年6月,企業設計生產可左右互換的搭手柜,并申請獲得實用新型專利,僅此項就讓企業獲利數百萬元。

      2014年底,沙集電商新產品占比就從不到5%上升到20%左右。農村電商悄然生變,10%以上的農民電商,有創新產品后,選擇暫不向市場推廣,待申請專利后再逐步推出。

      目前,以沙集電商為標桿,睢寧全縣多數電商更加注重知識產權保護、產品設計、質量品控、商標使用、品牌打造及創新發展。截至今年9月,全縣電商領域專利授權數達580件,電商領域注冊商標達3592個;有市級知名商標7個,“金多喜”“雅美樂”等本土電商品牌知名度不斷提升;培育電商家具企業一般納稅人72家,新入駐“中國質造”平臺的電商企業19家,通過ISO9001質量管理體系認證電商企業達108家。

      農業農村部市場與信息化司副司長宋丹陽評價,以沙集電商為代表的農村電商探索,推動農業生產從以產品為中心轉為以市場為導向、以消費者為中心,成為農業轉型升級、農村經濟發展、農民脫貧增收新的驅動力量。

      沙集模式,

      深化改革在路上

      10月26日,徐州金多喜家具有限公司,近1.2萬平方米生產車間內,國內先進的實木家具生產制作工藝流水線以及實木家具涂裝工藝流水線,正在開足馬力生產。令人意外的是,車間內絲毫沒有傳統廠家鋸末亂飛、空氣刺鼻的狀況。

      金多喜家具公司負責人程懷寶說,公司投入30多萬元,新上一套脈沖式吸塵機器,公司環境好了,回收的鋸末每噸還能給企業增收650元。去年公司實現總產值近億元,今年,公司投資300多萬元建設綜合運營辦公室,時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到訪沙集,首站即參觀了該企業。

      主動適應全國大氣污染治理攻堅需要,沙集九成企業正在或已完成改造。大批網商主動走上規模化、綠色化的生產道路。楊帆認為,更多網商有了標準意識和規范意識。十年探路,“發展才是硬道理”早已內化入心。繼續推進行業高質量發展,政府和企業均表示責無旁貸。

      2016年8月,睢寧縣出臺《加快打造“沙集模式”升級版 全面推進產城融合發展意見》,針對“生產水平不高、產業鏈不完整、自主品牌缺乏、產品同質化嚴重”等問題,梳理98項整治提升責任清單,分解到全縣36個部門給予解決。

      “這是立足沙集、面向全縣的電商產業結構大調整。”睢寧縣委書記賈興民表示,睢寧從“鎮、圈、縣”三個層面進行規劃,逐步實現電商園區化、產業集群化,推廣復制與提質增效并舉。

      中國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原主任汪向東總結了“沙集模式”,他認為:“沙集網商畢竟脫胎于農民、農戶,距離現代企業有很大的距離,若缺少制度建設,做大做強很難。政府要合理引導布局,幫扶產業升級。”

      去年3月,東風村木質家具龍頭企業段氏木業,遭到職業打假人的投訴,原因是其網站宣傳頁面上“零甲醛”的標志。公司隨即被新成立的睢寧縣工商局電商監管分局查處。當年5月,睢寧首次針對電商啟動為期一個月的全縣電商企業綜合執法整治活動。共檢查電商家具生產、銷售及關聯企業477家,下發責令整改通知書54份。“若想長久發展,肯定要走規模化、原創和品牌的路線。”孫寒表示,電商們必須順應形勢轉型升級,成立現代工廠,打造自主品牌。

      沙集電商企業開始向著高端化極速快跑。孫寒創立了睢寧縣美怡家家具有限公司,已有兩處標準化生產廠房,一處位于東風村,生產傳統板式電腦桌、茶幾和衣柜等,通過電商平臺在國內銷售;另一處位于沙集智慧電商產業園,生產浴室柜等產品,通過跨境電商銷往美國。自主品牌“雅美樂”,去年銷售額達7000萬元,今年預計將突破8000萬元。

      今年3月,國家木質家具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在沙集啟用,每年可檢測800個批次。每次三四千元的檢測費,企業只要掏幾百元,其余由鎮里補貼。這成為沙集乃至睢寧實施農村電商產品質量提升年的重要抓手。

      沙集鎮還成立“沙集學院”,專門研究探索電商發展新理念、新方法、新思路,先后與南京林業大學、江蘇農林職業技術學院等高校聯合辦學,為全縣網商開辟學歷提升新途徑、校企合作新平臺。學院舉辦電商沙龍、電商夜話等活動,針對企業開展培訓,幫助創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產品和服務。

      沙集在新建的2萬平方米新網商街中,設有科技孵化中心;為提高產業集中度,新建了9萬平方米創業區;建成蘇北最大的家具物流中心……

      繼續推進在提升中復制。沙集帶動周邊高作、凌城、邱集、睢城一起打造家具生產淘寶鎮,形成涵蓋40個淘寶村的沙集電商圈,睢寧成為全省淘寶村數量第一縣。

      在沙集模式的引領下,截至去年底,睢寧全縣網商專業從業人員達3萬人,網店4.3萬個,電子商務交易額實現216億元,帶動就業人口21萬余人,電商增收占全縣農民人均純收入增量超50%。睢寧淘寶鎮、淘寶村數量均居全省第一。

      近年來,睢寧先后獲得全國“中小城市創新創業百強縣”“中小城市投資潛力百強縣”“科技進步先進縣”,全省“農村改革試驗區”“知識產權強省戰略示范縣”等20余項國家和省級殊榮。今年,睢寧以10個淘寶鎮、92個淘寶村繼續成為江蘇省農村電子商務集群第一位,躍升至全國第四名。

      本報記者 李 剛

      馬上就評

      為鄉村振興插上信息化翅膀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并首次將其作為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有機組成部分。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睢寧沙集發展農村電商,讓農民擁有平等創業的機會和致富的機遇,用一根網線連結鄉村之外的未知卻充滿無限商機的世界,成為“三農”信息化在新時代里最具說服力的實踐案例。

      從發展電商到實踐鄉村振興,省定貧困縣睢寧,孕育出一個家具電商產業生態,一個依托互聯網就業創業的縣域電商生態圈。沙集農村電商發展經驗表明,要堅持改革創新,進一步加快產業轉型升級,才能為鄉村振興夯實經濟基礎。我們有理由相信,成熟的“沙集模式”,在新時代為農業農村現代化和實現鄉村全面振興提供發展樣板。

    作者:  編輯:拾冠之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结果
  •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
  •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