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
    馬克思主義始終站在時代前沿
    2018-09-05 08:25:00
    來源:新華日報
    0
    【字號:  】【打印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依然處在馬克思主義所指明的歷史時代。時至今日,馬克思對人類歷史的深刻洞察、對資本主義社會的冷靜剖析、對人類自由和正義事業的激情追尋,依然是對資本主義以及現時代進行分析和批判的最有價值的理論資源,依然是人類探索歷史規律和尋求自身解放道路最為寶貴的精神財富。

      歷史唯物主義仍是我們從整體上理解社會歷史的“不二法門”。自上世紀60年代起,伴隨資本主義社會結構的變化,反本質主義、反理性主義、反宏大敘事的后現代史學觀在西方開始出現并大行其道。馬克思主義及其唯物史觀因主張對社會歷史做整體化的理解,也隨之成為被大肆攻擊的“靶子”。盡管后現代史學觀念在反對形而上學和同一性強制的意義上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然而,它卻因為主動放棄了對歷史進行科學研究的可能性,因而必然陷入到歷史虛無主義之中。事實上,從歷史唯物主義的方法論出發,不難得出這樣的結論:歷史虛無主義正是晚近資本主義的邏輯后果。環顧既有的歷史學方法,我們不得不承認,作為馬克思主義最重要理論貢獻之一的唯物史觀,是我們能夠從整體上理解人類社會歷史的唯一科學方法。

      資本邏輯仍是洞悉現代社會運行法則的最核心的理論范式。隨著資本主義的變化發展,西方不少思想家在看待現代社會運行邏輯時發生了轉向。要剖析現代社會的運行機理,最為重要、最有說服力的理論范式依然是馬克思從歷史唯物主義出發理解現代社會的資本邏輯或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事實上,判斷一種理論是否深刻,并不在于其理論體系是多么的完備自足,而在于它在多大程度上能夠解釋人們社會生活的生產和再生產過程。換句話說,如果我們追問現代社會生活從根本上說是如何建構起來的,我們會發現盡管資本的運行方式發生了巨大變化,但這一切說到底仍然根源于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在全球化的今天,只要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沒有發生根本性變化,那么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就不會發生根本性變化,資本主義的危機也就仍然會不斷爆發,這充分表明了馬克思主義關于資本主義社會矛盾和危機學說的科學性和預見性。

      共產主義仍是引領人類獲得終極解放的最崇高的社會理想。今天,由于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內部的經濟和政治危機頻發,過去近四十年來占據西方學界主流位置的新自由主義遭到廣泛質疑。資本主義和市場經濟是不是人類經濟社會發展的終極狀態?人類將往何處去?對于這些問題,并沒有出現比馬克思的科學社會主義以及共產主義學說更好的回答。實際上,馬克思主義對資本主義內在矛盾的辯證分析,早就證明了資本主義的歷史性本質。正是在對資本主義的深刻批判中,在對空想社會主義的繼承和超越中,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了共產主義的崇高社會理想。必須指出的是,共產主義既非一種歷史的宿命,也不是一種抽象的價值懸設。共產主義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是依賴共產黨人和無產階級不斷實踐著的“那種消滅現存狀況的現實的運動”。今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越走越寬廣,彰顯21世紀馬克思主義,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的生機活力。

      (作者為東南大學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研究院研究員)

    作者:陳 碩  編輯:后晨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结果
  •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
  •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