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
    公丕祥:以區域法治發展推動當代中國法治改革
    2018-10-30 09:12:00
    來源:新華日報
    0
    【字號:  】【打印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增長震驚世界。不少研究者在解釋這一“奇跡”時,認為地方政府的相互競爭在促進經濟增長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在中國的法治國情條件下,以地方政府架構推動區域法治,為法治改革提供了思路。地方政府努力推動區域發展的制度創新,旨在有效提供法治意義上的區域制度公共產品,促進生產要素正向流動,形成區域競爭優勢,提升區域發展核心競爭力,為區域法治發展提供了強大動力。

      尋求區域法治發展的動力,應重視區域社會內部自然生長起來的或漸次演進的內生性制度變革的因素或條件,從區域社會主體的自主性活動中去找尋突破口。要進一步激發區域社會主體的能動性與創造熱忱,使其成為引領和推動區域法治成長與發展的堅韌持久的內生性動力源泉,讓源自于區域社會的創造性活力迸發出強勁的法治改革能量。

      自從1997年9月中共十五大提出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重大戰略決策以后,江蘇、浙江等地率先推出法治區域建設綱要,全國各個區域法治創建活動如火如荼,廣泛推進,充分展示了區域法治發展前景。區域或地方先行先試逐步走向全國的法治改革措施,由中央批準后加以實施,有的改革試點還得到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經過法定程序的授權,帶有明顯的頂層設計特點。由于改革試點場域都是省以下的廣闊地域空間,來自區域的具體實際且生動鮮活的法治實踐及其試點經驗,不僅是原先的頂層設計方案的基層驗證,更是頂層設計方案的有益補充或進一步完善,愈發顯示了區域法治的內生性制度創新資源的價值意義。這些區域性的法治改革試點實踐,無疑為當代中國的法治區域建設與發展注入了新的生機與動力,并且為建設法治中國提供了可貴的區域經驗與樣本。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瞻遠矚,總攬全局,著眼于正在進行的“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從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確保黨和國家長治久安的戰略高度,提出了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這一在新的歷史條件下中國治國理政的總方略,對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加快實現社會主義法治國家作出了戰略謀劃和扎實推進,取得了重大進展。十八屆三中全會深入總結了法治區域建設的成功經驗,在部署推進法治中國建設重點任務時強調,要“建立科學的法治建設指標體系和考核標準”。十八屆四中全會決定進一步提出,要“深入開展多層次多形式法治創建活動,深化基層組織和部門、行業依法治理”;強調要“健全黨領導依法治國的制度和工作機制”“加強對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統一領導、統一部署、統籌協調”“黨政主要負責人要履行推進法治建設第一責任人職責”。2016年12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出臺《黨政主要負責人履行推進法治建設第一責任人職責的規定》,要求黨政主要負責人應當切實履行依法治國重要組織者、推動者和實踐者的職責,把本地區各項工作納入法治化軌道,并且對領導干部這個“關鍵少數”推進法治建設實績的考核制度作出具體規定。黨的十九大作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重大政治論斷,對新時代加快法治中國建設作出了戰略安排,從而開啟了全面依法治國、實現當代中國法治現代化進程的新時代。在這一新的時代條件下,區域法治發展面臨著全新的現實境況與歷史機遇,也蘊含著強大動能。中國正處于國家治理體系的深刻變革過程之中,這一變革有力地推動了法治發展及其現代化,進而改變著區域法治生活領域的基本面貌,導引著區域法治發展的成長趨向。

      新時代的中國區域法治建設與發展,是一項開創性的法治事業,是全面推進法治中國建設、實現當代中國法治現代化進程的必然要求。一方面,地方政府競爭正處于深刻的轉型過程之中,在全面依法治國的背景下,地方政府競爭的法治性因素明顯增強,建設法治區域、優化區域法治環境已經或正在成為要素流動性轉化為區域競爭優勢的不可或缺的制度性條件。法治化的地方政府競爭對區域發展的制度創新之需求更加迫切,加之地方黨政主要負責人履行推進法治建設第一責任人的職責明顯強化,讓法治成為區域發展核心競爭力的重要標志這一時代命題,愈加具有重大的法治現實穿透力。另一方面,當代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經濟社會發展總體環境發生了重大變化。打造質量效率型的區域發展方式,加快調整存量、優化增量并舉的區域經濟結構調整,促進創新驅動的區域發展動力轉換,都離不開法治的引領和推動,因而對建設法治區域的需求愈益提升。尤其是“緊緊圍繞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這一重大改革任務的提出與實施,對加快建設法治經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把區域發展納入法治化軌道,有利于深入推進區域市場化改革,依據市場規則、市場價格、市場資源配置區域資源,實現生產要素流動性,以期實現區域資源配置和要素流動性的效益最大化與效率最優化,減少政府對區域資源的行政性的直接配置,從而更加卓有成效地構建區域競爭優勢。妥當地運用好政府這只“看得見的手”對于區域發展的調控作用,從而最大限度地開啟市場的活力,最大限度地釋放區域社會主體的自主性、能動性和創造活力,從而著力營造生產要素正向流動、區域發展核心競爭力迸發的法治環境,為區域法治的內生性制度變革因素的創造性生成提供條件。

      從行動層面來看,區域法治建設應從三個方面發力。

      首先,深化區域法治創建活動。法治區域的形成與發展,可以把區域法治創建活動提升到一個新的層面,豐富區域法治創建載體,整合相關區域法治資源,圍繞涉及區域社會主體切身利益、事關區域法治建設全局的實際問題,加大組織推動力度,探索建立科學的區域法治建設指標體系和區域法治創建活動考核標準,建立健全統一協調的區域法治創建工作機制,形成區域法治創建活動的有機活力,不斷提高區域法治創建活動的實際效果。

      其次,優化區域發展法治環境。建設法治區域,要把維護社會正義、增進人民福祉作為根本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著力優化區域發展的法治環境,為區域經濟社會平衡且充分的發展提供堅實的法治保障。一是要在優化區域立法發展環境方面下功夫,進一步完善黨委領導、人大主導、政府依托、各方參與的立法工作格局,恪守“不抵觸、有特色、可操作”的地方立法工作原則,堅持依法行使地方立法權,健全科學民主立法的制度機制,加強地方立法能力建設。二是要在優化區域行政法治環境方面下功夫。全面提高區域依法行政水平,把區域政府治理的各項措施落到實處,使之成為提升區域發展核心競爭力的堅實行政法治基礎。三是要在優化區域司法環境方面下功夫。以進一步深化司法體制改革為動力,把促進司法公正、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作為司法工作的生命線,強化司法公開,推進司法民主,加強司法管理,嚴格司法監督,改進司法作風,規范司法行為,努力從實體上、程序上全面實現有效率的司法公正,從而不斷提升區域司法工作的社會公信力,為打造區域發展競爭優勢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

      再次,塑造區域法治生活方式。建設法治區域,重要的是要使法治成為區域社會主體日常生活過程的有機要素,深深地融入區域社會主體日常生活過程之中,而不是與日常生活相疏離。讓法治成為理性化的生活方式,社會主體不僅享有自由,而且履行責任,積極展示日常生活中的區域社會主體的有關法治的知識,提升社會主體對法治生活的態度,進而把握社會與個人的活動準則和前進方向。

      新時代的中國區域法治發展,要把握區域法治發展戰略走向,科學估定區域法治發展的歷史方位,審慎地確立區域法治發展進程的戰略目標與路徑選擇,自覺秉持以人民為中心的法治發展準則,深刻認識建設法治區域的環境條件,確證區域社會主體在建設法治區域中的主體地位,通過切實解決區域法治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藉以有效滿足區域社會主體不斷增長的法治需求,維護和實現區域社會主體的發展權益,使區域社會主體有更多的法治獲得感,努力實現平衡且充分的區域法治發展。

      (作者為中國法治現代化研究院院長、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教授)

    作者:  編輯:馬麗花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结果
  •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
  • <sup id="vwhgy"></sup>
  • <dl id="vwhgy"><ins id="vwhgy"></ins></dl>
  • <sup id="vwhgy"></sup>